CF穿越火线官方网站

枪王排位

火线报道

纪实:在马哲的CFPL王朝寻找下一个“马哲”

2017-06-13 11:13:04  字体:【  

来源:大电竞

 

     北京时间2017年6月2日,马晓峰和周敏从齐齐哈尔坐了近五个小时的火车来到了沈阳。这是已经近50岁的他们一年里为数不多的出行外地,而且这次还是去看一场电子竞技的比赛。

 


     这个比赛的名字叫CFPL,是中国电子竞技CF项目的顶级比赛之一。这次CFPL第一次落地在东北举行,而他们的儿子,中国CF目前最具代表性的人物马哲将和他SuperValiant
俱乐部(以下简称SV俱乐部)的队友在东北向着自己的联赛三连冠目标发起冲击。

 

     2号晚上,两人来到了沈阳。因为马哲要忙于训练和彩排,他们并没有打扰自己的儿子,而是默默的住了下来,安静地等待第二天的到来。

 

     马哲,已经当了8年CF职业选手,拿过几乎所有的冠军,是CF这个项目绝对的代表人物。但是这么多年来,这是他父母第一次来到现场看他的比赛,为他加油。

 

     马哲的CFPL三连冠

 


     6月3日的沈阳天气不冷不热,偶尔还会下起一点小雨。

 

     SV俱乐部的媒介宫月一大早就来到CFPL S10的决赛场地,沈阳大学体育馆。他和同事带着几个大箱子,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应援物品,用来发给为SV和马哲加油的观众们。

 

     CF在东北非常火爆,尤其很多的职业选手都是从这里诞生,SV俱乐部上场的5名选手,有3名都是东北籍选手,而且3个替补选手都是清一色的东北人。

 

     这也是CF的顶级赛事在第一次在东北举行,自然现场来为两队尤其是马哲加油的观众非常多,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两个小时,宫月就和他的同事已经忙的不亦乐乎。

 

     与此同时,马哲和他的队友已经进入了赛场调试机器和热身,几个人分成两队,谁先打到150人头后热身结束。对于这一切马哲已经再熟悉不过了,一脸轻松的他看不到有什么压力。

 

     热身结束后,他带着队员们提着领队王欢给他们买的肯德基寻找能吃饭的地方。

 

     一路上不断有现场的观众发现马哲的身影,并和他合影。尽管时间紧迫,但是马哲还是满足了主场观众的要求,走走停停,最后因为没有地方,他们又回到了训练房间吃完了这顿饭,并等待决赛的开始。

 

     “周围说话都是东北味,感觉带劲。”马哲笑着说。

 


     下午一点,沈阳体育馆已经座无虚席。第一次来到现场的马哲父母显得很兴奋,在被现场的气氛的感染下,他们也在不断的跟着现场观众一起呼喊着加油着。

 

     也许是东北人特殊的热情,这次CFPL的比赛现场的气氛异常热烈,观众也十分配合俱乐部工作人员的要求为两个俱乐部加着油。尤其当马哲和SV最终出场的时候,现场气氛也达到了高潮。

 

     夺冠的过程显得轻松,虽然在第三张TD地图上输了一局,但是SV队员的话说,在那张地图上胜率是0,所以这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心情。

 

     3:1,SV击败了对手TGF拿到了CFPL S10的冠军,算上去年的两个冠军,马哲和他的队友实现了这个比赛的三连冠,建立了一个王朝。

 

     第一次来到现场,马哲的父母就见证了自己儿子在自己领域创造的奇迹。

 

     马哲6月3日夺冠,8年前的六天后,2009年6月9日,高考结束的第一天,他就离开父母,走上了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的道路。回想起自己“任性”的青春,激动地马哲略显语无伦次的说:“其实我妈一直都很支持我,那时候跟我说你先打两天,不行就回去上学。从小就惯着我,支持我,哪怕我走上职业道路的那天,我妈也只是说你必须读完大学去打这个比赛。我很尊敬他们,他们给了我很多支持。”

 

     下一个马哲在哪里?

 


     现在的马哲虽然面对采访游刃有余而风趣,但是面对退役这个话题,他还是显得非常谨慎。他会强调,自己如果没有上场,那就是有些累了,累了就休息,想打就打。“我觉得退役不退役并不重要。”马哲说。

 

     显然,这样的说法和和他对自己非常严苛的职业性要求是相悖。

 

     这很容易理解。因为打了8年职业,拿到荣誉无数的他已经成了CF的代表人物,退役,这个词无论对于他自己还是对于各个方面来说都是一个敏感的词汇。可能在下一个“马哲”出来之前,他还需要扛一阵子大旗。

 

     朵朵是SV俱乐部的经理,这位女性经理人看起来知性而干练。

    

     2016年11月,朵朵离开EP俱乐部和投资人一起创建了SV俱乐部,一个主要运营CF项目的俱乐部。而当时在VG的马哲和他的四个队友转会加入了SV,并在IEM帮助SV拿到了第一个冠军,而且是世界冠军。

    

     时隔半年,SV又拿到了CFPL S10的冠军,俱乐部的成绩十分稳定,运营也很顺利,基本可以做到收支平衡。

 

     但是谈到CF项目的新人,朵朵还是觉得是个难题。

 

     “现在俱乐部能选择的新人,尤其是绝对的新人已经不多了。很多选手虽然年龄不大,但是‘枪龄’已经有了很多年。”朵朵说。

 

     更重要的是,俱乐部需要成绩,而CF这个比赛项目对于经验的要求非常高,新人的缺点非常容易暴露,所以俱乐部也不得不做出平衡。

 

     而对于青训体系,朵朵直言这是一个系统工程,需要各个俱乐部一起来建立这个体系,如果只是个别的俱乐部自己在做这个事情,肯定是不现实的。

 

     “现在是有些青黄不接吧。”朵朵说。

 

     不过站在马哲的角度,他觉得现在的新人主要是在对待职业的态度上和他们这些“老炮儿”有很大的差距。

 

     “如果当职业选手,就要认真。现在很多选手不认真,浪费时间、资源,一定要分清楚工作和爱好,既然是职业选手就不能轻易放弃。”马哲说。

 

     当然,生活和比赛还要继续。

 

     SV俱乐部现在最年轻的选手汪浩(SV.N9)只有18岁,在接受群访时他格外受到关注,当他说要向前辈老大哥们学习时,马哲忍不住打趣的问他:“老大哥?你说说你平时都叫我们什么?”

 

     汪浩(SV.N9)腼腆的笑了笑说:“叔。”